在新一輪巴以沖突持續緊張之際,巴勒斯坦總理提交了辭呈。

 

據新華社援引巴勒斯坦通訊社報道,2月26日,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接受總理阿什提耶提交的政府辭呈。阿巴斯要求阿什提耶政府繼續履行職責直至新政府成立。

 

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王晉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巴勒斯坦總理辭職,是國內外壓力所致,這顯示出雖然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做了一定的變革,但此番變革對新一輪巴以沖突的影響有限。若要實現巴以公正持久和平,還需落實“兩國方案”的原則。

 

政府辭職背后:國內不滿,國外施壓

 

今年2月26日,阿什提耶及其領導的政府正式向阿巴斯遞交辭呈。阿什提耶宣布辭職時表示,辭職原因與巴勒斯坦加沙地帶、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局勢有關。

 

當地時間2024年2月26日,約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巴勒斯坦總理阿什提耶宣布巴勒斯坦政府辭職。圖/IC photo

 

“(為了應對)下一階段面臨的挑戰,需要新的政府和政治措施,”阿什提耶說,“需要考慮到加沙地帶新的現實情況、民族團結對話和巴勒斯坦內部達成共識的迫切需要?!绷硗?,巴勒斯坦新政府的管理范圍需要“擴大至全部巴勒斯坦領土”。

 

“作為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總理,阿什提耶辭職確實是重大政治事件,但并不能被視為一場特別重大的政治動蕩?!蓖鯐x解釋說,在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政治框架中,主席是核心人物,總理的話語權相對較弱。正因如此,過去一些年里出現過巴勒斯坦總理輪換的事件,例如2019年巴勒斯坦前總理哈姆達拉及其領導的政府向阿巴斯遞交了辭呈。

 

中東專家談巴勒斯坦政府為何辭職。 知道視頻出品

 

據王晉觀察,阿什提耶及其領導的政府辭職,是國內外壓力所致。

 

去年10月,哈馬斯從加沙地帶對以色列發動大規模襲擊,以方對加沙地帶展開空前規模的報復性軍事打擊,新一輪巴以沖突爆發。自那以后,巴勒斯坦國內民眾不滿情緒增加,他們希望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能夠采取更強硬措施向以色列施加壓力。

 

“但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雙邊關系,尤其是雙邊實力對比來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實際上很難對以色列形成有效的壓力,因此當前可能更多的是在外交多邊層面,比如在聯合國層面向以色列施壓?!蓖鯐x表示,在此情形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需要有人承擔責任,其總理由此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據央視新聞報道,當地時間2月27日,加沙地帶衛生部門發布聲明稱,自去年10月7日新一輪巴以沖突爆發以來,以色列在加沙地帶發動的軍事行動已造成29878名巴勒斯坦人死亡,70215人受傷。另據新華社報道,約旦河西岸地區局勢同樣嚴重惡化,暴力沖突升級,超過38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

 

王晉表示,更換總理釋放非常重要的信號:一方面顯示出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已經感受到了國內民眾,尤其是約旦河西岸民眾愈發強烈的不滿,需要作出一定的反應;另一方面也顯示出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希望能夠回到加沙地帶,并接管當地政治經濟安全和社會事宜,并在巴勒斯坦各個派系關系當中占據更加主導的地位。

 

美國等國家從外部施壓是另一主要原因。據新華社報道,埃及、卡塔爾以及以色列的盟友美國正在為加沙地帶新一輪人道主義?;鹞有?。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曾提出,新一輪沖突一旦結束,加沙地帶應與約旦河西岸地區統一,由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管轄。美方還向阿巴斯施壓,要求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實行“改革”。

 

“根據美國的設想,加沙地帶未來新的政治體系不能由當前控制加沙地帶的哈馬斯繼續主導,而是由新改組的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重回加沙地帶管理政治局勢?!蓖鯐x說,在此背景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需做出一定的政治表態,即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總理辭職,并有可能選出一個更能夠代表巴勒斯坦各派政治訴求的總理上臺執政,為未來可能重新接管加沙地帶政治安全局勢做好準備。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紐約時報》報道稱,阿什提耶及其領導的政府辭職,是否足以讓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實現改組,又能否在未來說服以色列當局由改組后的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接管加沙,這些目前都仍是未知數。至少目前以色列的態度是,拒絕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在戰后返回加沙地帶的前景,并駁回了在此建立巴勒斯坦國的想法。

 

穆斯塔法被視為新總理熱門人選

 

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即外界理解的巴勒斯坦政府。據外交部網站介紹,1994年5月12日,根據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決議,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Palestine National Authority)成立,作為階段性、過渡性的權力機構,阿拉法特當選為主席。2004年11月,阿拉法特病逝。阿巴斯接任巴解組織執委會主席,并于2005年1月當選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2008年11月當選巴勒斯坦國總統,任職至今。

 

2013年1月,阿巴斯簽署命令,將法規、公文、證件等使用的“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稱謂統一改為“巴勒斯坦國”。但國際社會仍有沿用“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稱謂的情況。


資料顯示,巴勒斯坦知名經濟學家阿什提耶2019年出任巴勒斯坦總理,其領導的政府于當年4月宣誓就職。

 

阿什提耶辭職后,誰將接任總理一職?現任巴勒斯坦投資基金主席穆罕默德·穆斯塔法獲新政府總理提名的呼聲最高?!澳滤顾ㄓ袃身椫匾慕洑v符合新一任總理的要求?!蓖鯐x說。

 

2007年,尤其是2010年以來,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在考慮總理人選時的重要考慮之一是需要技術官僚,而不是具有強烈政治派系屬性的官僚。王晉指出,穆斯塔法在經濟事務方面擁有專業知識和豐富經驗,其政治屬性弱些,是相對合適的新總理人選。

 

公開資料顯示,穆斯塔法曾于2000年擔任科威特經濟改革顧問。1997年至1998年期間,他還曾任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PIF)私有化和公私合作方面的首席顧問。

 

自2005年以來,穆斯塔法一直擔任阿巴斯的經濟顧問,被認為是阿巴斯核心圈子的成員。今年1月,穆斯塔法作為阿巴斯的代表,率領巴勒斯坦代表團出席達沃斯經濟論壇。穆斯塔法還是巴勒斯坦投資基金主席、世界銀行前經濟學家。此外,他曾在2014年巴以沖突后主導加沙的重建工作。

 

與此同時,穆斯塔法與美國保持良好關系。早期,穆斯塔法曾擔任世界銀行經濟學家,同美國的金融界等有過接觸?!皬倪@方面看,穆斯塔法能夠成為下一任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比較合適的總理人選?!蓖鯐x說。

 

然而,分析人士預測,新一任總理人選可能需要幾周時間才能宣布。

 

據巴勒斯坦通訊社26日報道,阿巴斯要求阿什提耶政府繼續履行職責直至新政府成立。政治分析機構“地平線政治研究與媒體外聯中心”主任易卜拉欣·達爾爾沙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阿巴斯讓阿什提耶暫時留任總理,實際上是在“爭取時間”。

 

達爾爾沙指出,這一做法使得阿巴斯向外國傳達出已經開始改革的信號,而在實際操作中則推遲任何實質性變化,給自己更多時間來說服國內盟友和國外資助者認同穆斯塔法的優點。

 

巴政府改革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從當前看,盡管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做了一定的變革,但若要完全回到2007年之前的政治局勢恐怕很難?!蓖鯐x說,“哈馬斯在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的影響力仍然非常大,想要完全通過這種政治手段來壓制民眾之間的觀念,尤其是極大打擊哈馬斯乃至完全清除哈馬斯的政治軍事網絡,恐怕不太現實?!?/p>

 

公開資料顯示,由法塔赫(巴勒斯坦主要政治派別)主導的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一度控制加沙地帶。直到2007年,法塔赫與哈馬斯爆發沖突,哈馬斯奪取加沙地帶控制權,法塔赫實際控制約旦河西岸地區,巴勒斯坦陷入分裂。在埃及斡旋下,哈馬斯和法塔赫2017年達成和解協議,同意由雙方組建的和解政府在加沙地帶全面履職。然而,由于分歧依然存在,協議沒有得到切實落實,分裂局面迄今沒有結束。

 

在外界看來,在巴勒斯坦內部達成共識的基礎之上,才能展望落實巴以“兩國方案”的前景。


據央視新聞報道,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此前表示,莫斯科期待在可預見的未來舉行巴勒斯坦各派會談,以求解決巴內部分歧。哈馬斯政治局成員穆罕默德·納扎爾于2月26日表示,由于沒有與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就此輪巴以沖突結束后的計劃進行正式溝通,因此將在莫斯科與法塔赫和其他巴勒斯坦派別進行正式會晤。

 

當地時間2月27日,俄羅斯總統中東和非洲國家事務特別代表、外交部副部長博格丹諾夫表示,將于莫斯科舉行的巴勒斯坦各派別會談籌備工作已接近尾聲,巴各派別均同意派員參會。

 

歐洲外交關系委員會中東和北非項目高級政策研究員休·洛瓦特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巴勒斯坦各派別之間的分歧包括如何推進和平進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如何重回加沙等。


“新一輪巴以沖突之后,任何讓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重返加沙并將哈馬斯政治整合到約旦河西岸的方案,都必須建立在哈馬斯和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達成某種形式諒解的基礎之上?!甭逋咛卣f。

 

王晉指出,“在未來,若要真正解決巴勒斯坦問題,尤其是通過一切政治安排為巴以之間帶來和平,還是要扎扎實實地回到‘兩國方案’的原則之下,通過談判對話的方式來解決巴以之間面臨的所有難題,進而助力巴以之間公正持久的和平早日到來?!?/p>

 

新京報記者 朱月紅 劉婧瑜

編輯 張磊 校對 張彥君